猎文网 > 言情小说 > 炮灰女配苟成女主什么鬼 > 第204章 他却又不愿了

人算不如天算,幽灵门元婴虽然稀松平常,天魔女却是顶尖高手,吓得他大气也不敢出,想等到天魔女离开后,再悄悄遁走。
  不料天魔女最终权衡利弊,放过了连无忧二人,却看破了他的行藏。
  上官浔笑道,“虞道友,我乃轩辕内剑上官浔。冤家宜解不宜结,不如我们就此别过?”
  虞青花冷冷地道,“正好我此刻心情不好,想找人过过招,就你了。”
  只见虞青花身形疾闪,便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上官浔身后,一指点在他的脖颈上。
  上官浔体内数万道火系剑气激射而出,虞青花化作一阵青烟迅速遁走,火系剑气扑了个空,星星点点的火光将温泉小屋点燃。
  虞青花冷哼一声,“不过是个剑气都控制不住的蠢才,也敢暗中窥视我!”
  上官浔正待答话,忽然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威胁,半空中出现另一个虞青花,居高临下,当头一桶黑水向他泼来。
  原来他身后的虞青花乃是五尾火狐所化,不过是吸引他的注意力罢了,真正的杀手锏,是半空中出现的虞青花。
  那桶黑水一股腥味儿,上官浔避之不及,被兜头泼下。
  也是奇了,那黑水犹如一道漆黑发亮,用之不竭的瀑布一般,将上官浔淋得矮下身去。上官浔不知不觉,变成了一头四肢着地的野兽。
  等它再次站立起来的时候,已然忘记了自己是谁,变成了一头精瘦的黑熊。
  它茫然地看向那头立在一旁,半人半猿的护花灵,总感觉似曾相识。
  虞青花摸了一把黑熊的头,骂道,“废物!三百岁结婴,根本不值钱。”
  云翩翩以往虽也有逃命的经历,可一直是狗东西相伴左右,心中并没有过特别害怕的时候。
  这一次虚空兽已死,狗东西也不知道被打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,只剩她一人抱着连无忧逃命,心中凄惶无比。
  再加上她路痴一个,跑了小半个时辰,也不知道到底跑到哪里去了。
  云翩翩与连无忧遇上敖乐义的时候,天刚蒙蒙亮,此时,已是清晨。这大雪山之中,除了残雪,便只得一些树木与山石,放眼望去,灰蒙蒙一片,看不到尽头。
  云翩翩记得不能往山上跑,山腰之上可住着元婴期灵兽。她便以最快的速度,御剑飞行到山下,可是她一路走来,根本连一处人烟都没有发现,更何况雨雪镇?
  她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。
  连无忧悠悠醒转,云翩翩立即将他放下,给他服下一粒九转回天丹。
  云翩翩见他不过片刻之间,伤势便好转,不由得大喜,关切地问道,“无忧,你现在觉得怎么样,可有觉得哪儿不舒服?”
  连无忧的面色逐渐由苍白,变得通红,眼睛也变成了绯红色
  “云翩翩,你快走!虞青花不知道给我下了什么毒,我此刻心烦意乱,浑身滚烫,又奇痒无比,恨不得能泡进冰海里。”
  云翩翩焦急万分,艰难开口道,“你……你中了她的媚毒,只是我没想到这一次……这次威力竟然如此厉害,连九转回天丹也解不了。”
  她所说的这次,自然是和上次她初到碧云界,发现傅青山身中媚毒相比。
  上一次傅青山,九转回天丹的主材,一片素面海棠花瓣解决问题,没想到,到了连无忧,九转回天丹却全无用处。
  也是,上次傅青山遇到的,不过是小喽啰筑基期天魔女,这一次连无忧遇到的,可是元婴期天魔女。
  云翩翩埋首无言,难道她始终不能摆脱成为一枚解药的宿命?若是她与连无忧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,又如何有脸面对九泉之下的涟漪?
  连无忧这才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,他吓得不敢再看云翩翩一眼,低垂眼帘,
  “你走吧。我是个男人,总能捱过去的,你在这里,只会令我分心。”
  云翩翩颤声道,
  “若是一个时辰之内,没有人为你解毒,你会死的。”
  连无忧苦涩一笑,
  “我当然不想死,但我更不能做禽兽不如之事。你快走吧,我怕我到后面会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  连无忧的声音,轻描淡写,仿佛在诉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,却字字千钧。
  若是连无忧只想活命,苦求云翩翩。她想,自己也会答应下来。只是,她与他之间曾经的信任与温情,便如纸糊的窗户一般,一捅就破。
  可连无忧偏偏要她走,她便再无可能,抛下他了。
  “无忧,你看看你能不能找到路?我是路痴,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走。我们若能去坊市或是凡人国度之中,寻到青楼女子便好了。不仅可以解你的媚毒,也再无后顾之忧。”
  连无忧一听有理,虽然他心中十分不情愿与青楼女子有染,但若是有一线生机,谁又想死。
  云翩翩一把将连无忧抱起,连无忧连忙把头撇向一边,“我看着你的脸,会受不了的。”
  云翩翩顿时觉得自己将他公主抱起来,实在是令人尴尬,便道,“那我背你。”
  连无忧伏在云翩翩背上,闻着她脖颈间传来的阵阵幽香,顿时有些心猿意马。他连忙收敛心神,竭力赶走那些令人羞耻的画面。
  云翩翩御剑飞上空中,问道,“你看我们往哪个方向合适?”
  连无忧此刻全力抑制着心中欲念,哪里知道往哪里去,他四顾茫然,随手指了个方向。
  “我也不知道对不对,尽人事听天命吧。”
  云翩翩点头道,“我知道了。你要有信心,你总比我强些。抱紧我!”
  连无忧立即抱紧云翩翩,将头放在她的肩上。这是他朝思暮想的女人,与她有亲密接触,原本应该求之不得才对。倘若是在这等情况下,他得到了她,他却又不愿了。
  他宁可去死!
  云翩翩背着连无忧往前飞奔,心中一时思绪万千。
  云翩翩初到碧云界,最害怕的事情,是沦为生母淑妃一样的炉鼎。
  她筑基后,有狗东西在手,心中的恐惧渐渐淡去。直到她在山中沙城,遇到涟漪,她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运气不好的自己。
  若是有朝一日她沦为炉鼎,会不会还心存希望,还会不会竭力自救?
  她不知道,或许她沦为炉鼎那一天,便绝望自尽了吧。

(https://www.liewem.cc/b/22429/22429093/36792615.html)


1秒记住猎文网网:www.liewem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iewem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