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文网 > 都市小说 > 催泪系导演 >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把挚爱放在梦里

工作团队重新回到工作室,深入开展讨论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瑟有些担心地道:“我担心的是我们如何保证足够的稳定来进入三层梦境。三层梦境之下,即使最微小的震动都会转化成一场大地震。哪怕是最细小的干扰都会引发坍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优素福清了清嗓子,给出了解决的办法:“添加镇静剂。这可以让睡眠足够稳定,从而创造出三重梦境!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很快地,优素福就开始在临时实验室里面实验自己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优素福按下一个活塞,阿瑟就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必须结合强劲的镇静剂.”

        优素福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埃姆斯重重地扇着阿瑟的脸,阿瑟没有醒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工作室内,阿瑟无意识地擦抚着自己的下巴。

        优素福说道:“我们用来共享梦境的药剂是一种先进的“索梦纳新”派生出来的。它会在做梦者之间产生清晰的连接,实际上就是加快大脑的功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点头:“这就会让我们在每层梦境都争取到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优素福提醒道:“睡梦中大脑的功能比通常要快20倍。如果你进入梦中梦,那效果还会翻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好奇地问:“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优素福:“3层梦境,相当于10个小时,乘以20,再乘以20,再乘以20”

        埃姆斯吐槽道:“数学从来就不是我的强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解释道:“第一层大概是一个星期的时间,第二层就是6个月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瞪大眼睛道:“第三层就是10年。谁愿意梦里耗上10年?”

        优素福笑了道:“那得看是什么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埃姆斯说道:“我们一旦开始进入工作状态,打开菲什尔的思维就不会耗费那么长时间,我们顶多几天时间就会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瑟问:“那么一旦完成任务,我们怎么出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他又对着科布道:“我希望你已经想好了更体面的方式,而不是像上次那样朝我头上开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阿瑟斜倒在自己的椅子里,优素福转向科布。

        科布说道:“用反冲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问:“什么是反冲弹?”

        埃姆斯把自己的脚伸到阿瑟的椅子腿底下,把它掀翻,阿瑟的双腿本能地翘起来寻找平衡。

        埃姆斯挑了挑眉头:“林妮,这就是反冲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:“感觉到坠落就会将你震醒。我们一旦完事,就用这个办法惊醒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瑟有些担心地问道:“用了那么强劲的镇静剂后,我们还能感觉到反冲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优素福得意地道:“妙就妙在这里。我用的镇静剂都是特别定制的”

        镜头一转,在临时实验室里面,科布,埃姆斯和优素福看着阿瑟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优素福的声音传来:“它不会影响内耳“平衡感觉器”的功能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诡异地笑着,慢慢将阿瑟的椅子往后扳倒,随着阿瑟的坠落,他的身体迅速应急反应,就在他重重倒在地板上之前,眼睛睁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瑟寻思着,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优素福继续道:“这样一来,无论你睡得多沉,做梦的人还是可以感觉到坠落!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瑟醒来之后,又一次若有所思:“但是那样不会直接穿越三层熟睡的梦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解释:“关键点是要设计每一层梦境的反冲弹,这样就可以突然同步穿越三层梦境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瑟看着科布,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可以使用音乐倒计数来让不同梦境层面的反冲弹同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林妮走进漆黑的大空地。科布躺在其中的一张椅子上,睡着了,管子接入了机械装置,林妮站在他身边,观察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打开手提箱,拿出一套管子,坐下来,她一边把针筒扎进自己的胳膊,一边检查着数据。

        玛尔:“你还记得当初要我嫁给你的时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:“当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玛尔:“你说你做了个梦!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:“我们会相守一起变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玛尔:“现在我们是可以的,你知道如何找到我,你知道你必须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微微摇着头,玛尔满怀爱意,温柔地凝视着科布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玛尔看见林妮在监视他们,她停下来,瞪着眼睛看,充满了敌意,科布转过身来,看见了林妮,他走向她,让玛尔一个人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科布看着她说:“你不该进来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指引她回到电梯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妮却道:“我想知道你每天晚上自己都在做什么“测验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关上笼子电梯门,林妮按了一个键,电梯开始上升。透过铁格子,林妮可以看见一处海滩直接伸向远处,电梯停下来。玛尔坐在沙子上,在她旁边,有两个孩子蹲伏着,他们正在搭建沙堡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妮问道:“为什么你对自己做这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:“这是我唯一可以做梦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不解地问道:“做梦真的那么重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凝望着他的家人:“在我的梦里,我们一家依旧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们,一直没有转过脸来,他们又蹦又跳,追追打打跑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电梯开始往下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妮说道:“但是这些并不仅仅是个梦,对吧?这些是记忆,你说过千万别用记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有些无奈:“但是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问道:“你在让她活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摇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又道:“你没法撒手让她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再次摇头:“不。这些是我愧疚的时刻,我把这些时刻转化成梦境,这样我就可以将它们改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的手指在按钮上移动,手指停在了“地下一层”按钮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继续问道:“那么那下面有什么使你愧疚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把她的手推开,然后按了一下第三层键:“关于我你只需要理解一件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跟着科布走进厨房,一个瘦瘦的男人站在那儿,靠在桌子旁,他手上拿着一叠证件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妮打量了一番:“这是你的住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:“玛尔和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问道:“她在那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:“她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瘦男人递给科布一张纸,一个小孩在叫唤,科布转过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妮随着他的眼光望向花园,一个金发白肤的小男孩,脸背着他们,蹲伏着看着地上的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科布说道:“他叫詹姆斯,我儿子,他找到了什么,也许是只虫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稍大的小女孩闯进他们的视野。

        科布又介绍道:“那是菲利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蹲在詹姆斯边上,他们的脸都看不到,他们一边用手指着,一边讨论着地上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科布看着这些:“我想向他们大喊,那样他们就会转过脸来,向我发出那些不可思议的微笑,但是我已经过时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瘦男人把证件塞到科布的手上:“立刻走,不然就别想走了,科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点头,从窗户转过身来:“然后我感到恐慌,我一直渴望他们能掉转身来,我不应该浪费这样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转过身来大声喊,但是孩子们跑开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这一刻过去了。而我无论做什么,这个梦总是一成不变,只要我打算开口喊,他们就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看着他们跑开了,孩子们叫喊着外婆,始终看不到他们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要再次看见他们的脸,我就不得不回到那个真实的世界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身后,林妮关上了电梯的铁栅栏,科布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妮按下了地下室的按钮,电梯开始往下走,林妮瞪大眼睛,随着楼层往下滑过,她感觉惊奇:这是玛尔小时候的卧室,一堵像墙一样的运货火车呼啸而过,电梯停下来。通过铁栅栏,林妮看见一套酒店住房,她拉开铁栅栏,小心翼翼地提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凌乱的被褥,翻倒的茶几,满地到处都是草莓,像是一场打斗过后。林妮继续朝前走,脚底踩烂了什么,她低头看见自己踢翻了一个香槟高脚酒杯,林妮感觉到了一股气流,窗帘微微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玛尔的声音传来:“你来这儿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转过身去,玛尔在她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妮说道:“我的名字叫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不等她说完,玛尔就打断她道:“我知道你是谁,你来这儿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摇头:“我不知道,我试着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玛尔:“你如何能够理解?你知道怎样成为一个爱人吗?成为整体的一半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玛尔慢慢朝林妮走过来:“我来告诉你一个谜,你在等一列火车,这列火车会带你去遥远的地方,你知道你希望火车去向何方,但是你不能确定”

        玛尔上下打量着林妮,把她全身看了个遍:“但是,这没关系,这列火车去向哪里,怎么会跟你没关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的声音传来:“因为你们会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站在电梯里,玛尔点着头,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玛尔问他:“你怎么能带她来这儿,多姆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疑惑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说道:“一家旅馆,我们在结婚纪念日住过这间套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儿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玛尔捡起一个底座碎了的香槟高脚酒杯,科布连忙将林妮拽入电梯里,玛尔扑向林妮,科布迅速关上电梯,玛尔一次又一次地像野兽一样冲过来袭击电梯,林妮畏手畏脚的!

        玛尔:“你答应过我!你说过我们一起将终老一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:“我们可以,我们愿意。但是我现在需要你呆在这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玛尔愤怒:“你说过我们一起将终老一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按了电钮,电梯开始上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回来,我现在需要你一个人呆在这儿,你就呆在这儿,我去完成我的工作,然后我们一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玛尔还在重复那句话:“我们会永远在一起——你答应过我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问道:“你以为你建一座记忆的监狱,就能把她锁在里面吗?你以为那样就可以承载她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灯亮了,李腾和阿瑟站在门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腾说道:“莫里斯·菲什尔刚刚在悉尼去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问:“葬礼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腾:“星期四。在洛杉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:“罗伯特应该在周二之前护送他的遗体回去,我们该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站起身来,林妮走近他低声道:“我和你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拒绝道:“不行,我答应过迈尔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妮:“团队里需要有人了解你挣扎的状态,不带我的话,你应该带阿瑟看看我刚才看到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布看着林妮,然后转向李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需要在飞机上多安排一个人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镜头切换,李腾站着眺望窗外的波音747飞机,科布来到他身后。他们看见一副棺材装上了飞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科布说道:“一旦我登上飞机,而你们没有妥善处理好事情,那我着陆时,将在监狱里度过我的余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腾:“旅途中按计划完成任务后,我会从飞机上打一个电话,你就能毫无障碍地通过入境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飞机上,豪华的头等舱只有10个座位,科布找到了自己的座位,他看着林妮坐在他后面的位置上,他们装做彼此不认识。林妮后面是阿瑟,他正望着窗外,这个时候埃姆斯进来了,把他的包塞进头上的行李箱,他身后拦着的是罗伯特·菲什尔。菲什尔站在那儿,非常耐心,手里拿着袋子,穿着黑色西装。

        埃姆斯:“噢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埃姆斯挤进座位之间的空隙处,以便让菲什尔过去。菲什尔走向自己的座位,正好在科布的前面。埃姆斯迅速递给科布一本护照,科布翻开护照,是菲什尔的。他把护照放进口袋,优素福和李腾进到机舱,坐上他们的座位。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

(https://www.liewem.cc/b/65/65588/782416654.html)


1秒记住猎文网网:www.liewem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iewem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