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文网 > 科幻小说 > 深渊专列 > Mission①·新来的医疗兵

第770章  Mission①·新来的医疗兵

前言:

战争来临时,最先倒下的是真理。

——海勒姆·约翰逊

“一等高级军士马奎尔!拿好你的东西!”

兵营里传出响亮的吼声,副参谋特地接见了马奎尔上士,作为特殊时期快刀尖兵战团的援助力量——马奎尔先生免除了一部分牢狱之灾。

他本该判一个过失杀人罪,或是因为萨拉丁地区的杀人案件,至少要安一个紧急避险的名头,再接受为期半年的监控审查。

但是实际情况比想象中要更加紧急,更加危险——这位刚刚觉醒了魂威的医护人员,作为贝洛伯格的精灵选民,他通晓骑士战技的奥秘,是非常优秀的即时战斗力。只要投入军队就能立刻发挥作用。

事实上卢卡参谋就是这么想的,在马奎尔接受调查之前,这位老将早就写好了举荐信,这才有后来由俊哥和老马组成的搜救队。

另外说一句,哪怕这支队伍找不到兄弟二人,也会有其他搜救组接替他们的任务,关于哀宗陵周边范围的搜索救援行动投入了四百多位战士,这种饱和式救援本就是冲着快刀斥候班组去的——找到比利·霍恩和福亚尼尼是必定会发生的事情。

对于马奎尔来说,营帐的会议桌上摆放着许多物件,这是他的全套装备。

携行具、灯具、求生刀、降噪头戴设备、夜视仪和热成像。

手提式单兵激光测距机、冲击波探测纸、敌我识别标志,还有各种各样的分组魔术贴置物袋和携行具小件。

医疗医护部分有一个大背包,有迷你冰柜和万灵药储备,手术工具箱和药弹枪械,发射四十毫米规格药弹的枪榴弹发射器。

主武器是QBZ-191战术突击步枪,随枪瞄具和镭射手电等等物资齐全,枪械握把根据马奎尔军士的手形包了一层橡胶贴。

副武器是一支蟒蛇点三五七左轮手枪,这也是马奎尔先生曾经用来防身打猎的东西——参谋对快刀每一个战士的爱用物都了若指掌,这是他的生存技能,也是他的特长。

参谋呵斥道:“它们是你的第二条生命!是你的妻子!你的情人!你至关重要的使命!”

马奎尔与参谋先生敬礼回应。

“新兵!带上他们去见你的班组长!你已经完成了搜救任务,这仅仅只是开胃前菜。”参谋指向军营的空旷地:“马奎尔高级军士!你现在是无名氏快刀攻坚团的一员——去接受考验!完成你的训练任务!”

老马收拾好东西,拎着沉重的行李走到营地靶场,远远便看见枪匠先生,还有他的学生们。

“心理医生!”马奎尔大笑呐喊道。

枪匠没有回头,朝身后挥了挥手,意思是听见了。

这位传奇英雄现在没空,正在专注于指导学生。

比利·霍恩满头大汗,试图在老师面前整出些花活来,他一次又一次的呼唤[Echoism·拟象之声],羽蛇神龙应召而来,做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行为,就立刻回到比利的身体里。

“我不理解。”枪匠还是那个严苛古板,令人欢喜不得的老师,“你想要干什么?”

他指着靶场的橡胶轮胎,都是军车换下来的废品,这些东西垒在一起,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受击靶。

[Echoism·拟象之声]刚才好像对着空气放了个屁,随便挥了几拳,就这么消失了。

比利满脸沮丧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枪匠戴着一副皮手套,托着比利·霍恩的下巴,揉弄着学生的脸颊。

“你要当我面跳个科目三?然后把我尬死吗?比利!发挥你的想象力!”

比利嘟囔道:“不是,老师”

“那是什么呢?”枪匠招手示意:“你做了什么?你对这些靶子做了什么事?”

从夜魔的脸上既能看见不耐烦,也能看见那种炙热的希冀与期盼——

——说实话,江雪明对比利·霍恩的表现非常满意。

这小子战胜了心魔,打败了血鹰,杀死了犹大。

枪匠的所有学生里,就这家伙最有本事,最有出息。

至于[Echoism·拟象之声]的探伤磁铁粉,枪匠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厉害的超能力——它不光可以当做死门的示踪剂来使用,它带来的强大引力也能做到许多不可思议的奇迹。

只是比利·霍恩的脑子好像转不动,他缺乏这种童趣,似乎很难打破常规认知。

“我我就想用[Echoism·拟象之声]把一条轮胎吸过来。”比利结结巴巴的解释道:“老师,它好像有点沉,我的魂威没那么大的力量——或者说我不够愤怒,我是红石人呀,我没有辉石的话,应该拽不动这些东西。”

“你对付血鹰的作战记录我看过了。”枪匠先是点头赞许,紧接着皱眉怒视:“做的好!你做的非常好!但是你有没有想过——比利·霍恩!”

“在你用破岩镐和这些妖魔鬼怪搏命的时候,或许[Echoism·拟象之声]带给你的便利之处,其实不是用来近身格斗的——如果你有一把枪,这种超能力可以让你的子弹找到敌人的致命弱点。”

比利听不太懂:“啊?”

“用血液附魔是最基础,最简单的通灵办法。”枪匠一边说,一边取枪瞄准,“呼唤你的魂威。”

“[Echoism·拟象之声]!”比利·霍恩大声喝道。

羽蛇化身从这汉子的背脊中钻出,只在瞬间,枪匠抓紧了比利小子的手,要他亲手扳击锤。

就见到羽蛇神灵往靶子吹去一片晶莹剔透的粉末,它们变成灵火,依附在四条橡胶轮胎的脆弱死门,映照出各种各样的打点形态。

枪匠:“看好了!”

比利精神一振,只觉得手心传来火辣辣的痛感。

贝洛伯格割开他的掌腹,血液顺着弹匣的托弹板一路往里流。

一旁抱着米花桶看得津津有味的苏绫老师惊道:“你擦血脂的动作这么快?开挂了吧?”

套筒复位的那一刻,比利小子的身体叫老师牵扯引导,握持枪械连续开火,一串子弹轰在四个不同的目标上,打出一团团扬尘。

那尘土之中显化出[Echoism·拟象之声]的幻影化身,子弹射进橡胶轮胎的脆弱死门,这强而有力的魂威立刻作出连携攻击,来得快去得也快,是一击即走,如风如雷。

只在短短的一千八百多毫秒,这四颗子弹就像是打击指引,为[Echoism·拟象之声]指明了攻击目标,弹头打得轮胎翻开一层干裂脆弱的外皮,这羽蛇化身的铁肘钢拳立刻跟上扩大战果。

“你的超能力杀伤效率非常高,比起芬芳幻梦要强太多太多.”枪匠抓住重点,要比利·霍恩赶紧接着开发灵能技艺:“像是这种程度的攻击损伤,没什么碳基生物能挺过这一关——你的魂威自然而然就能找到物体的弱点,你需要补足的部分不是魂威的出力,而是如何将它充满创意的送到敌人身边。”

“唔”比利·霍恩若有所思,捂着受伤的手掌,对着疤痕看了许久——他心里暗想,要是一直放血作战,这附魔成本似乎有点高,每次还没开打就得捅自己一刀,实在是不环保。

枪匠老师已经开始整活了——

“——比利·霍恩,我还有一个想法,你来配合一下。”

不过一分钟的功夫,芬芳幻梦出来打苦工做苦力,对着一圈盆齿和铁皮敲打锻造,搞出来一个造型奇特的沙漏形管阀装置。

比利看不懂老师在干什么,只能跟在老师屁股后边,也不敢说话。

“这是仿照火箭喷焰燃料装置造的小玩具,有节流阀,有分流喷管。”

“火箭能够产生那么大的推力,能够把东西送上天,也要依靠这种流体力学为基础的燃料喷射装置。”

“既然你想放大引力,那么把这种引力用在其他地方试试看?”

这么说着,枪匠往“沙漏”的储料罐加水——

——[Echoism·拟象之声]的灵体透过罐体,把磁铁粉全都渗进液体里,它们就拥有了一部分“引力”,受到比利的感召,在罐体中开始不自然的旋转着。

“比利,你让灵体站远一些,让它抵达射程极限的位置。”

往外走三十六米,这是[Echoism·拟象之声]的射程极限。

比利想要策动灵体继续迈步,他的表情开始吃力,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,灵魂即将离开身体了——死门效应正在发挥作用。
“已经是极限了!”

枪匠说:“来吧,让这些水回到你的灵体身边,既然这些液体也有[弱点],它们也会受到魂威的影响。”

随着灿烂灵火一同绽放的,还有管阀沙漏喷口的涓流,它们就像花洒喷口,从管道喷射出来的力量并没有比利想象中那么强。

比利问:“就这?”

枪匠飞速转动管阀盘,收拢阀门的一瞬间,在这种宽→窄→宽的通道结构中,这些液体瞬间超过了音速,发出骇人的啸响,变成一面直径约八米的水墙。

动静确实挺大的,但是比利·霍恩看不懂——

——他不明白枪匠老师要干什么,这不就是把一壶水均匀的泼出去了么?

沙漏形装置的液体罐已经空了,枪匠再次喊道:“比利!使用[Echoism·拟象之声]的超能力!”

“[Echoism·拟象之声]!把它们拉向我!”比利大声叫喊着。

下一秒他原地昏死,很快啊!

快到我他妈根本就来不及讲清楚其中原理。

大抵是枪匠的喷流装置强化了[Echoism·拟象之声]的索敌范围,跟着水源喷射出去的磁铁粉沾到了太多太多东西,比利再次发动魂威时,他想要扯动大约六十四平米的土地,顺带一颗老槐树也要连根拔起。

力的作用是相对的,他的灵体当场被撕碎了,而他自己也受到一部分牵连,躯干和大腿皮肤裂开好几条血淋淋的伤痕,裤子也没了,两眼一翻当场昏厥。

枪匠眼疾手快,抱住比利小子就开始灌万灵药。

这种危险的灵能小实验在他看来不过是家常便饭,魂威觉醒之后,他一直在招呼SD干这干那的,做各种各样的特技花活——如果放在古代,没有万灵药或是其他修补精神损伤的东西,作为灵能男巫,他早就把自己玩死了。

这种事情在香巴拉屡见不鲜,不然修仙怎么总是讲究财法地侣呢?没有物质基础的支持,随便玩弄自己的灵体,很容易就“走火入魔”了。

老马在一旁看得牙疼,特别是最后那一声灵体破碎的强音,震得他脑仁发酸。

“要帮忙吗?心理医生?”

枪匠连忙把学生递过去:“你来的好!你来看看!”

“造孽啊.”哈斯本·麦迪逊咂嘴称奇,关于比利·霍恩这个师弟所遭遇的惨剧,他有一套独特见解:“看来精密度比较低的灵体,都是本体的噩梦。”

“你也别闲着!”枪匠招呼道:“和新兵军士马奎尔先生问好。”

哈斯本立刻摆正态度,从靶场护栏边翻身跃入,向马奎尔伸手。

老马专心做检查,也没工夫搭理这红头发的小哥——

“——等会再说。”

哈斯本立刻不耐烦,几乎能看见手背上的青筋了。

“老师——”

哈斯本转而向枪匠问道。

“——这家伙为什么是军士?如果是新兵,那就是列兵。”

“因为他是医疗单位,而且拥有魂威。”枪匠坦言道:“你要在前线阵地陷入濒死状态,身体和心灵都受了重伤,还得我和马奎尔来治你。”

“嘁”哈斯本明显是一副悻悻不满的样子,“希望真正面对敌人的时候,这家伙不会吓得尿裤子。”

没等老马细听这句,江雪明立刻引走话题,

“哈斯本,你为什么没有留在烈阳堡,我记得BOSS给你安排了任务,要你组织地方武装,构建烈阳堡地区的战团。”

“组织部给你编排的日程和任务都很简单,如果按照排期表格来算,你应该在凤凰城。”

哈斯本伸了个懒腰,看向别处——

“——无聊,我在搜爆小组呆得好好的。如果不能来前线,要我去练兵还不如杀了我。”

“嘿!~”枪匠转念一想,这小子不是喜欢战王么?

烈阳堡那地方全是瓦尔哈拉宫的失足受害者,照着战王的脸捏的人。

如果哈斯本能抵抗这份诱惑,是不是也要进入下一个阶段了?这小子也能战胜心魔?

“那”

讲起这个事情,江雪明还不好明着问,换了个角度。

“那什么,哈斯本.”

“你不喜欢你的工作?”

“刚下火车我就后悔了!”哈斯本直言不讳,翻白眼吐舌头。

江雪明好奇问道:“为什么?BOSS以为你会喜欢这份工作。”

“我确实对葛洛莉抱有好感,在火车上做足了准备工作,可是亲眼见到这些苦命人的时候,我却犹豫了。”哈斯本讲起这些事,又想到烈阳堡的城寨安置房,想到这些衣食起居方方面面都难以自理——几乎被毁掉一生的女人们。

“我的同情心促使我接受这份工作,但是也仅仅只是做完一些前期筹备,我就迫不及待想要回到这里。”

“与真正的葛洛莉并肩作战的时光,才是我最怀念的,最渴望的。”

“还有一点比较关键。”

说到此处,哈斯本弹舌翘眉,表情一下子生动起来。

“我忘不了她的红色头发,那是仿冒品没有的”

枪匠脱了手套给这小子一耳光,直接送去做梦。

“他妈的见到红头发你就走不动道了是吧?没出息的丢人玩意!”

马奎尔先生掐住比利小子的人中,好不容易把这家伙弄醒了。

枪匠叹了口气,又满怀歉意的看向比利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故意伤害你的想法,这场意外非我本意。”

“老师”比利捂着脑袋,只觉得脑仁里长了蛀虫,死门效应几乎要把他的精神世界撕碎了,他的眼睛里全是血丝。

枪匠:“刚才我教你的东西,你都记得吗?”

比利:“.”

枪匠:“.”

比利:“.”

枪匠:“你在前线,随时都要前往战斗阵地,战争来临时,最先倒下的就是真理——你需要掌握这种暴力,比利·霍恩。我再问你一次。”

“等一下!”比利使劲琢磨,努力回忆,终于想起一句歪理——

“——老师!你想啊!你仔细想!如果学生不把老师的知识还回去!老师拿什么来教下一个学生呢?”

马奎尔拍手叫好,原本他还挺担心比利的精神状态——

“——出院!”

(https://www.liewem.cc/b/68/68515/782409060.html)


1秒记住猎文网网:www.liewem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iewem.cc